体彩天下

                                                    体彩天下

                                                    来源:体彩天下
                                                    发稿时间:2020-08-11 20:26:44

                                                    在特朗普上周签署行政令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后来在发给环球时报-环球网的声明中表示,美国总统最新颁发的这项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对此感到非常震惊。字节跳动在声明中重申,TikTok从来没有与中国政府共享用户数据,也从未应要求审查过内容,并称美国政府不能给予公正对待,将诉诸美国法院。

                                                    碎片化的基础政治结构+极化的两党,导致美国很难组织起全国一盘棋的抗疫行动。正因为如此,政治学家西奥多·洛维认为,最适合美国政治结构的政党制度,不是两党制,而是某种“修正版本的一党制”——一个党强,一个党弱,但弱势党仍然有希望重新成为多数党。

                                                    美国暴发新冠疫情时,正值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发起的特朗普弹劾案进入最后阶段。虽然最终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参议院判定特朗普无罪,但他执政以来两党的党争日趋激烈,政治极化程度为近几十年来罕见,是有目共睹的。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者斯蒂芬·沃尔特称之为“超级极化”(hyperpolarization)。

                                                    事实上,美国政治的极化由来已久,新冠疫情和种族冲突只不过加剧了已有的趋势。在其主编的《分裂的民主:政治极化的全球挑战》( Democracies Divided: The Global Challenge of Political Polarization)一书中,卡罗瑟斯认为,美国政治极化的源头,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的文化内战。到奥巴马时代,两党的极化已经发展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特朗普时代两党党争的很多端倪,在奥巴马时代已经显现出来了。例如,奥巴马上台之初,共和党人就明确说要让奥巴马只干一届。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人控制国会以后,奥巴马不得不越来越多地诉诸行政命令,绕开国会,于是共和党又指责他“帝王式总统行为”(“imperial” presidential behavior)。

                                                    此外,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8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TikTok计划最快于11日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联邦诉讼。这起诉讼将提交给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因为TikTok的美国业务总部就在那里。报道称,TikTok将在诉讼中指控特朗普直接签署行政令的举动涉嫌违反美国宪法、行政命令中对TikTok的指控毫无根据,以及特朗普越权等问题。

                                                    发言人表示,FCC急不可耐跳出来为黎智英开脱罪责,就是助纣为虐,与反中乱港势力沆瀣一气。

                                                    据中国驻英大使馆消息,有记者问:8月10日,英国首相发言人及外交部官员就黎智英等被逮捕深表关切,并称香港新闻自由必须得到保障。中国大使馆对此有何评论?

                                                    驻港公署:助纣为虐,沆瀣一气

                                                    黎智英被捕后,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香港国安法虽然没有追溯力,但若有关被捕人士的犯罪行为属持续性,之前言行也可以作为指控证据,一旦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梁美芬说,“有冇犯法,黎智英自己最清楚。案件视乎警方掌握慨证据,旧帐新帐一齐算”。

                                                    当日下午,港警再拘捕两人,分别是前学民思潮成员李宗泽及团体“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两人都涉嫌勾结外国势力,其中李宇轩另涉洗黑钱。当日晚上,“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前成员周庭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捕。当前的美国正进入对外发起“新冷战”、对内出现罕见的极化政治战的历史时期。如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历史学家保罗·伦弗洛所言,自“二战”以来,战争隐喻便逐渐成为美国主导性的政治话语,它不但没有随着“二战”的结束而消失,反而扩展到非军事领域。美国人越来越习惯于透过战争的镜头看待社会问题,向一切可见或抽象的、国内或国外的敌人宣战。 特别是今年以来,特朗普政府非但不努力应对突发疫情和种族冲突,反而试图通过将自己打造成疫情紧急状态下的“战时总统”来扩大权力,对内大搞党派政治,对外不断“甩锅”中国,以至于疫情扩散、大选党争、种族冲突等因素多重叠加,将美国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极化政治时期。 本文追溯了美国极化政治的历史脉络,指出美国宪法设定的政治结构是一个高度碎片化、存在大量“否决点”的结构,这样的设计意味着,如果两党保持多数党强势主导、少数党配合辅助的局面,将有利于政治平稳有效运行;而一旦两党势均力敌,将不可避免地滑向政治极化和激烈党争,而不是合作。事到如今,对中国发起“新冷战”,维护美国的领导地位、指责和压制中国,最终成为政治极化的黏合剂。未来无论总统来自哪个党,他仍会继续动用总统在历次对外战争中扩张的对外事务权力来遏制中国。对中国来说,来自外部的压力,将是长期的。